架势堂乡音,交心的语言

2020-07-17 浏览量: 556

架势堂乡音,交心的语言


特约:子若
摄影:李玉珍
架势人物:大马影视界知名演员|乡音.母语传播大使|杨雁雁

假如家乡是心永远的归宿,那幺,乡音就是让来自同一家乡的人,即便身在天涯海角都能无隔阂交流、交心的语言!回首上世纪八十年代,一场“多讲华语,少说方言”运动,令乡音开始跟大马华人学子渐行渐远;时隔多年以后,是时候让年轻人有疏离感的“乡音”回家了,也让我们一起用母亲传授给我们的语言,把家人跟其他籍贯人的心,再一次串联起来吧!

戏里戏外 乡音成就我

带着“乡音‧母语”回家,杨雁雁回溯童年往事,畅聊乡音母语如何在戏里戏外影响着她……

不久前,隆雪华堂来了一大群不同籍贯的人们,他们来自于大马这片土地上各个角落,然而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这些人里头,有人讲福建话,更有人讲客家、广东、潮州、海南、广西等等不同的乡音母语。

一时之间,乡音在这个室内此起彼落,令人看到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,若然仔细地观察,这些乡音母语还有它存在已久的博大精深呢!这一天,正是东盟文化传艺推广基金会与华总妇女部合作,共同推动“乡音‧母语”传播计划的推介礼。

这项传播计划的文化大使是前广播人、文化推手张吉安,他找来执导短片《义山》的女角杨雁雁,为这项任重道远的计划担起传播大使的任务。在这个让“乡音‧母语”回家的时刻,大马影视界知名演员杨雁雁做客《架势堂》,为大家回溯她的童年乡音记事,也畅聊母语如何在戏里、戏外影响着她。

架势堂乡音,交心的语言接过「乡音‧母语」传播大使这个任务之后,杨雁雁学会了多几句乡音童谣,也希望把它传播给更多人听,传承给下一代。

深层认同母语背景

纵横大马与新加坡影视界多年,杨雁雁最具代表的荣誉是2013年凭新加坡电影《爸妈不在家》三夺影后(俄罗斯、迪拜和印度),再三夺女配角(金马奖、亚太影展与亚洲电影)。作为一个拥有丰富资历的演员,她表示,乡音在她的电影世界里扮演着重要角色。

她于1977年出生在柔佛新山,祖籍是福建厦门,童年岁月是在一个说福建闽南话环境成长,“我们的村子里,其实聚集了很多福建金门人,而父母亲分别来自金门和厦门,所以,小时候都是用闽南语与人沟通。”

像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仍在求学的本土学生,她也受到“多讲华语,少说方言”这场运动的牵连,不同的是,她对这场多讲华语运动持有不同看法,“在学校里头,若是需要学习另一个语言,还是得认真的去学习;然而,回到了家里,父母亲有责任帮孩子加强认识自己的文背景,其中语言是一部分。”

回流演《女头家》说福建话

在杨雁雁成长的岁月里,即使长大之后常用华语沟通,有些生活词彙仍沿用母语,一直以来,福建话在于她就是生活的语言,“在我的认知里,它必须是我生活与工作的一部分。”当她从新加坡回流到大马拍摄第一部本土电视剧《女头家》时,就需要把自己籍贯乡音用到戏里头。

“这部电视剧的设定就是福建家族,我们在戏里头的称呼都是採用福建话,比如:阿叔(a-tsik)或是阿兄(a-hiann)。”她还记得,当时另一位男演员温绍平学了一句“Lim kopi, 呷roti”(喝咖啡,吃麵包)的福建辞句。

“听起来好像是熟悉的人在说熟悉的话,感觉特别亲切、温暖,它甚至是会让自己的心靠近的语言!”而她,当年也凭着这部剧荣获第一届金视奖最佳女主角。直至几年前,她听到了福建南音,“我惊呆了,原来福建话可以这样的美!”

她口中所指的福建南音亦称为“南乐”、“南管”、“絃管”,起源于前秦,用泉州闽南语演唱,福建南音是中国现存最悠久且最为丰富与完整的传统古乐乐种,有音乐文化的“活化石”之称。

那一刻开始,她才知道,原来除了流行歌曲以外,福建话可以通过这个古老乐种,把字字句句都唱得如斯委婉,“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呢!”唸表演艺术时曾学过传统歌舞的她,心想在戏杀青后就去学福建南音,不过,想归想,最终却是左忙右忙而把此事给搁了下来,“后来,还是有开始去认识与接触一群学习南音的人。”

架势堂乡音,交心的语言杨雁雁应张吉安之邀出任「乡音‧母语」传播大使,不是因她懂得多少种乡音,而是用她做人谋事的格言──耐心与多尝试,跟大家一起深入了解自己的籍贯语言。

大胆学,勿怕人笑!

杨雁雁被委以“乡音‧母语”传播大使的重责大任,是有迹可寻而非贸然发生的。当年在新山宽柔中学唸书的她,上了一堂宝贵的课,“当时,历史老师要我们做家谱,以追溯自己和家族到底是从哪里来。”

她认为,在那个当下,老师在其年少的心里种下一颗种子。我想,那是对追本溯源的初探。尔后,她也真的对各种籍贯语言产生莫名的兴趣,“在我心里,总是觉得乡音很好玩!”

她透露,曾经完全不会听更不会讲广东话,却因为班上有个同学从吉隆坡搬到新山,在听见对方以广东话跟母亲沟通后,感到有趣,于是追着同学教她几句,“实际上,这个小小举动奠下一个基础。”

稍微年长以后,她听到同学讲客家话,结果她依旧如法炮製,追着向别人讨教,“许多时候,我就安静地、细心地聆听并揣测别人用乡音讲的内容,“若是有机会,我还会用半鹹不淡的客家话来对人说:‘崖(ngai,意即‘我’) 晓讲客家话’呢!”

任何学习都要不耻下问,不怕人们笑话才能拥抱收穫,从她不放过任何机会勤学任何一种乡音的来时路看来,学会乡音也离不开这个模式。

此时,她又重提广东话,“后来是受到周星驰的电影影响,哪怕不是完全明白,我都不喜欢配音而坚持想听回原音。”她开心地说:“原音就是好好听!”就在这件事情上,我们不约而同发现,乡音起到的情感联结是非常强大的,“它可以使一个人与另一个人接触。”

因接地气而强大 心中迴响!

“乡”与“音”结合起来成了“响”,说家乡母语果然会使人变得铿锵有力!

“所以,我要女儿学爸爸的广东话,还有妈妈的福建话。”从职场上回归到家里的杨雁雁,抱着如是坚定的心。

她于2012年下嫁香港武术指导马玉成之后,如今,两人育有一名近五岁的女儿马颂雯,在日常生活里,家中每个成员都有要扮演好“语言老师”的角色。

在她细心且专业的分配下,她告诉我们:“我要丈夫专跟女儿说广东话,我则负责教导华语与英语,而福建话就交由我的父母亲来进行。”身处在丈夫与女儿之间,她有时还得充当翻译员的角色,“有时,丈夫会问我:阿女讲乜野啊?”

儘管三人分别在新加坡、马来西亚和香港之间跑动,然而,她对乡音这件事相当坚持,“当我带着女儿回香港时,我就会在飞机上叮咛她需要开始讲广东话了。”她曾经对女儿陈述一个事实:如果在香港不会听、不会讲广东话,那是会被人欺负的。

架势堂乡音,交心的语言把乡音融入阅读文本,让杨雁雁看到乡音母语唯美的一面。

这是根,失智也不忘

乍听之下,我们或许觉得这个事实并不中听,可是,转个念,你会察觉,原来一个人在说着自己的乡音母语时,真的会有自信并且强大起来的,这也就是为何“乡”与“音”结合起来成了“响”字,说明母语果然会使人变得铿锵有力!

至于女儿的福建话“教育工程”,这一路上,她发现到,其父母亲已经不习惯用福建话来跟孙女沟通了。对于这个发现,她存在很多的不明白,“原来,在某个程度上,居然是长辈失去了跟下一代用乡音沟通的习惯。”

为此,在接下“乡音‧母语”传播大使这个使命前,她认真地跟父母亲深聊此话题,并告知他们她要她的女儿懂得自己的乡音,盖因她认为,乡音是每个人生命中满重要的一部分,“乡音可以把人连在一起,并与生命作连接。”

她以其外婆为例,“在她生命后期时,不幸患有失智症;若然我当时只会讲华语,我想,我是没有办法跟她沟通了。”从失智老人身上,我们又可以深思:人生中任何时光都可以被遗忘掉,惟独语言与文字是失智病患不会忘记的。

在她看来,这个乡音母语其实就是打从妈妈怀孕时,用来跟我们交流的语言,它不仅可以为人与人之间营造一辈子都断不了的亲密感,同时,一旦学会了乡音就不可能把它丢失的,“假如有一天,老来真的患上了失智症,我女儿真的需要用福建话来跟我对话了。”

何苦拆除这座文化桥

语言之所以出现是为了人与人之间有更好的沟通,它是一座举足轻重的桥樑,杨雁雁在这一天的专访里,语重心长地说,当我们的生活里有机会跟那幺多语言拥抱在一起时,“我们何必要把它删除或是丢掉呢?”由祖辈留下来的乡音母语尤其珍贵。

因演员身分而游走在许多不同语境的土地上,杨雁雁深知乡音之于一个人的重要,它不仅仅是发挥沟通的功能,更起着安抚人心的作用。她表示,当一个人站在陌生的城市,若然听见自己熟悉的乡音,“那是会令人热泪盈眶的事。”

所以,不管是为人女儿、为母亲,抑或此番的“乡音‧母语”传播大使角色,她都沿用一直以来做人谋事的格言——“耐心”与“多尝试”,把传播与传承乡音的任务做到至善至美至好。

一瞑长一寸,传承外婆的摇篮曲

提及这一次合作,杨雁雁透露,当相识多年的张吉安向她提起这个计划时,她就义不容辞且爽快地答应了下来,原因不是她懂得多少种乡音,而是她也要认认真真地学习关于自己的籍贯语言。

做客《架势堂》的那个週末,她特地前来吉隆坡,并一早就进入录影棚,以拍摄这个计划的宣传短片和照片。在短片里,她唸了一段外婆生前曾给她唸过类似的福建摇篮曲,当天,她也在现场唸给我听。

“哦哦睏,一瞑大一寸;哦哦惜,一瞑大一尺。”她告诉我说,这句话的意思是:“哦哦睡,一个晚上大一寸;哦哦疼,一个晚上大一尺。”

“这是我仅仅记得的两句话,正因为它仅有而变得非常珍贵,一直深埋在我心深处。”在当了妈妈以后,她自然而然就想给女儿唸起这两句话来,这就是传承!

此外,当天在拍摄现场,她随手翻阅那些泛黄了的潮州歌册《临江楼‧全歌四》、电台广播长篇粤剧《帝女花》等书册,期间,见她微微雏起了眉头,于是后来问她何以面露难色?

她回答:“一般上,我们的乡音扮演实用性的功能,反而很少有机会以乡音来阅读文本的东西。因此,也就难体会以籍贯语言书写的文本之唯美。”这是她接下这个任务的一个挑战,但既来之则安之。

经历了一连串宣传活动之后,未来,这项计划将持续让各个籍贯的长辈在有生之年通过网络视频,亲口教导新一代孩子说乡音、母语,“通过这个计划,我希望能启发大马华人思考这个问题:我的孩子是不是也可以把乡音学起来呀?”父母则是这个计划的最佳传播者,亦是传承人。

正如张吉安说:如果你认同,就一起来做吧!“乡音‧母语”传播计划採用“传播”两个字,是有其深远意思,那就是希望通过所有媒介包括人与人,把这个重要讯息大规模地散播出去,让“乡音‧母语”回家,不是单凭一个人的力量就可以促成的一件事!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