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型与O型生出O型儿?父死33年后确认非亲生

2020-08-12 浏览量: 546

AB型与O型生出O型儿?父死33年后确认非亲生
60岁郑姓男子发现33年前过世的父亲血型是AB型,母亲是O型,却生出O型的他,他提否认推定生父之诉。高等法院依血型组合、家事调查报告和郑的3名兄长拒配合受鉴定,认定他不是母亲和「父亲」所生。示意图
郑姓男子和九旬吴姓老母因数宗财产纠纷而失和,两年前母亲(已殁)脱口「你几十年来拜的父亲,是你自以为的父亲,只是你不知道而已」,他调阅户籍登记簿,发现父亲血型是AB型,母亲是O型,却生出O型的他。郑提否认推定生父之诉,台北地院判他败诉;高等法院依血型组合、家事调查报告和郑的3名兄长拒配合受鉴定,改认他不是吴妇和「父亲」所生。
郑姓男子(60岁)在家中排行老四,父亲在1988年即撒手人寰,母亲则在去年5月以93岁高龄辞世。
郑说,因父母有婚姻关係,自然推定他是「郑姓父亲」的婚生子,但他前年6月到台北市万华区户政事务所调阅原始户籍登记簿,发现父亲血型是AB型,母亲是O型,依血型遗传法则,不可能生出O型的他;他要求3个哥哥接受血缘鉴定,却都遭拒绝,显见他不是母亲自「父亲」受胎所生。
郑的大哥表示,他1964年念大二时,曾和当时5岁的麽弟谈论血型,他说「你的血型是不可能的」,不过他不敢多问、多想,害怕事情一发不可收拾。台北地检署检察官为本案被上诉人,北检以郑5岁时就知道不是父亲亲生的,超过民法提起否认推定生父之诉除斥期间,且吴老妇人已经死亡,没有她血型资料,其他小孩也无意愿接受DNA鉴定,认为应驳回郑上诉。
因吴老妇人和麽儿间为了不动产信託而有数宗诉讼,大儿子曾约麽弟见面,说「你到底要什幺,兄弟间有必要搞成这样吗?」但郑回应「我们才不是兄弟」、「你爸爸睡在我名下的墓地,我要把墓地收回」。
法务部调查局表示,若发生血清学通则矛盾的情形,不排除个案为亚孟买血型,亚孟买血型的红血球不会与抗A或抗B血清反应,常规血型检验中,容易被误判为O型,唯有透过DNA鉴定才能明确。高院安排郑的3名兄长到调查局鉴定,但3人拒绝。
高院认为血型组合排除生出郑的可能,3名兄长无正当理由却拒绝鉴定,依经验和论理法则,足认郑不是生母和「郑父」爱的结晶,因此废弃一审判决,改判他胜诉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