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台湾吃了30年塑化剂 找真相如此难堪

2020-08-08 浏览量: 739

责任主编:楼乃洁

我们曾以石化业为荣,量产塑化原料,现在爆发塑化剂世纪灾难,原来台湾食品与大陆一样黑,一位医师估计台湾人吃了卅年塑化剂,只是我们不想面对。愤怒之余,使不上力,民众、环保团体、非政府组织(NGO)抱怨之余,也难以改变这般「塑化人生」。一旦要面对,想作些改变,就要着手找良知,开始冗长的「找真相运动」、集体诉讼、流行病学研究,甚至改变整套工业。若不想面对,就别再恐慌,把塑化剂当成日常必须品,一起稍稍地掩盖这段惊恐回忆。

前债未清,祸延子孙。塑化剂源头想当然尔来自台湾某石化塑胶大厂,这些某大厂卖给原料工厂,层层转卖,后来流向昱伸香料公司、金果王香料公司,可能某些香料公司还没被检调查获。

香料公司的业务与司机开着交通车,穿梭台湾大街小巷,进出夜市、商场、食品公司兜售;糖浆品牌凌瑯满目,业务满脸笑容请店家吃喝食品,老闆觉得「气味会合」,谈得来,即「配合」购买,做成小吃,也忘了看卫生署合格证书。作生意就是双方配合度高不高,有些店家偶时使用金果王,偶时使用昱伸,偶时用其他品牌,大部分店家会货比三家,轮流使用,有些店家则长期配合,成为厂商固定客户。

小吃就是要甜,有弹性,柔软,掳获我们的嘴,像调酒一样,不断加调味料;古早时期,我们用天然香料,现代我们用工厂香料,让甜度、酸度更稳定,每杯饮料、每盒饼乾口感一样。

这就是我们的食品工业。

虽然环保署公告三种「毒性」塑化剂,卫生署要求抽检六种「问题」塑化剂,但其实食品、小吃有大量的化学物,只是「在合理使用範围内」,此外现在的「科学证实」人体还可以承受,也可以排毒;就跟红牛能量饮料(Red Bull)一样,里面只有极微量的古柯硷。如果卫生署食管局杨技正没有主动揭发塑化剂,也不会有「塑化剂风暴」,如果没有更多科学证据证明,环保署、卫生局也不会公告新的「毒性食用香料」。

杨技正打开台湾食品工业不愿面对的事实,也掀起「塑化剂风暴」,不愿曝光的她备受压力。民众愤怒,检调、卫生局、环保局追查来源,竟然追到台塑关係企业南亚塑胶工业有限公司、联成化学(1313),两家公司皆提出销售纪录,并否认将塑化剂卖给香料公司,即便环保署怀疑公司帐目不实,但也没有「更有力证据」证明塑化剂源头是两公司。法律判断对错及正义,讲求证据、数据、公文,证明直接关係。

但除非昱伸、金果王大费周章偷渡大陆黑心塑化剂,否则塑化剂来源就是我们引以为傲的石化业,有些大企业家、经理人、经理、业务「善用每一桶资源」,偷偷将塑化剂卖给香料公司。

其实作生意道理很简单,就跟金果王卖糖浆一样,厂商、客户互相「配合」,偶时用你家石化厂生产的原料,偶时用他家石化厂的原料。社会公理问的是共犯结构、体制的元兇,塑化剂追溯到台湾的石化业企业社会责任。

这就是我们的石化─食品产业链。

作生意道理这幺简单,塑化剂食品当然流窜全岛,而且永远查不完。某个时期,某家店会使用,下次换某家店使用,未来再换某市场使用,检调、各县市卫生局查帐,查塑化剂流向,找到几分证据,当然也只能查到某时期、某店家,但其实整个商区大家可能都曾用过塑化剂。杂货店、菜市场到底没有没塑化剂?更不用说了。

找真相是痛苦的,但「塑化剂风暴」总得收拾,我们吃亏、愤怒、却焦虑,束手无策,只能在大街小巷、网路发表高见,或开记者会、发新闻稿发表评论,终究极度要求政府彻查,只是更认清「每个人都是塑化人」。

媒体报导,台湾男人吃塑化剂阴茎平均少0.7公分;目前没有女人受塑化剂毒害的说法,但我们都很恐慌。一旦想站起来,就要再一次发起反美国牛肉运动。只不过「塑化剂风暴」谁是罪魁祸首?又要向谁索取集体赔偿?只向昱伸、金果王要钱,就讨回了公道?

「塑化剂风暴」没有民众站出来集结打官司,法律上自然不构成集体诉讼、集体求偿机制,因为法律上政府无法代替民众求偿。

台湾只有两个消费者保护团体,台湾消费者保护协会一直没有积极动作,甚至说没有态度。终于中华民国消费者文教基金会日前要联结民众,处理后续,地方政府同时也表明透过申诉机制蒐集案例,帮助消基会建立集体诉讼机制。检调还没追查完毕,目前法律也还无法确定求偿对象。

尴尬是目前国内没有塑化剂流行病学研究,直接证明塑化剂对人体造成何等伤害,这个债会非常难讨;按照过去案例,这场企业社会责任的官司起码要打廿年,而且民众、社会运动团体、环保团体、流行病学专家都要总动员。

一九六O年,美国无线电公司(RCA)到台湾设厂,排放三氯乙烯、四氯乙烯等有机污染物,数十年来千位工人陆续罹患肝癌、肺癌、大肠癌、胃癌、乳癌、鼻咽癌、淋巴癌等职业性癌症,当时RCA矢口否认工厂有毒,将癌症归咎于工人个人因素,当年政府亲美方资本家,也不愿大刀阔斧伸张正义。一九九八年RCA职业性癌症员工自救会成立,串联台湾及国际工运、环保团体,不少学者、医师、律师也从中协助,一面进行社会运动、法律救济,一面从流行病学「证明」工厂化学物质致癌。

目前环保团体引用的二手研究,不足以证明「台湾的塑化剂对人体有害」、危害在哪里?造成什幺影响?引发什幺后果?而社会团体谴责塑化剂、谴责厂商之余,还没谈到更高层次的问题,更庞大的共犯结构。就社会正义,台湾人是该向石化业求偿。

面对真相我们準备好了吗?如果我们无法承受,就让塑化剂成为新闻报导吧!忘记它,「山抛、海抛,有洞就挖,有洞就埋」,两、三年后,塑化剂又出现,就像瘦肉精、美国牛肉一样成为「季节性新闻」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